【狄芳】秘密 下

⚠️私设有
⚠️芳暗恋向
感谢反派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对于元芳,狄仁杰一直是认为一个可爱的魔种少年,现在是他的下属。虽然因为血脉限制,一直是少年模样,但特别要强,一直都很踏实以求上进。对狄仁杰也很忠心,狄仁杰知道元芳会偷偷看他,因为狄仁杰也在暗自关注他。但那只是纯粹的对元芳的欣赏,就像普通的后辈一样。

 当狄仁杰抱着元芳的时候,他才觉得元芳一点也不轻,抱着小小的一只,但分量挺重的,在他怀里还小声的喊着怀英怀英。要是以往元芳清醒的时候,肯定是推开狄仁杰,拉拉领子,说自己没问题的。

 终于到了狄仁杰的住所,将元芳放下来,才发现他的越来越红的脸上竟然有泪痕。当狄仁杰用手轻拭的时候,他听见了那一声带着哭腔的告白。

 “狄仁杰,我喜欢你啊。”狄仁杰的手被握住了,而那一双桃花眼里有一些愣神。

 像是踏出了无边的黑暗,元芳终于睁开了双眼,只见他抓住了那只有着棕色袖子的手。这么没品的衣服,元芳想着悠悠地往上看,然后对上了那双桃花眼,但是却是有些发愣的样子。“怀英!”元芳失声叫了出来,然后赶忙松开那只握着狄仁杰的手,捂住了嘴。元芳都来不及在意自己刚刚握住他朝思暮想的人的手。

 元芳打量了一下四周,还有关心他的狄仁杰,意识到那是梦境。赶忙道:“狄大人,我不要紧的。狄大人,我能自己处理的。”

 “那好吧。”狄仁杰花了很大的耐力别开脸去,站起身去。其实狄仁杰现在状态也不是很好,天知道元芳现在有多诱人,红唇微启,瞳里像是有水光在流动,楚楚动人的样子。更别提这个人刚刚还言喜欢自己。

 狄仁杰冲了个澡,摒除心中杂念,准备去睡觉的时候,一身出浴装的元芳的脸的红色不仅没有褪去,反倒更盛了些,就像开在春天的杜鹃一样,鲜艳而又预示着什么。
于是接下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了。元芳将此刻所有的不正常都推给了许墨意。

 元芳拉着狄仁杰的睡衣的领子过来,用手圈住他的脖子,先是浅浅地轻触了一下唇角,然后便开始了横冲直撞。不知道谁因为初次体验的生疏咬出的鲜血在嘴里荡漾,但是元芳却觉得无比甜蜜,因为那可是他偷看了很多次的人啊。

 当黎明破晓的时候,他们一并倒在铺的一丝褶皱都没有的床单上,元芳迫不及待地抽掉绑着狄仁杰衣服的带子,而他自己的衣服早已不知何时早已敞开。元芳其实现在很开心,狄仁杰翻了个身将元芳背对着床面朝着自己。元芳看见那桃花眼里的温柔,和带着邪气他的笑容,元芳听见狄仁杰轻轻地说:“不要后悔哦。”

 怎么会后悔。元芳闭着眼睛,感受着来自狄仁杰的抚摸,从指尖一直到锁骨,那份如水的温柔就将他融化。元芳感觉自己的心里那份满满的感情,都快要溢出来了,尤其是当对方还回应着自己的时候。

 元芳任由狄仁杰摆布着自己,他睁开水光潋滟的琥珀瞳,看见了那还没有打发胶的绿毛垂着。其实,这样子才帅啊。元芳抬起一只手抚上了狄仁杰的脸。元芳感觉到自己在被开拓着,自己一寸寸地马上就要被吃干抹尽了,但是那个吃干抹尽自己的是狄仁杰。元芳想着,于是微微地笑了起来,带着一点按耐不住的小小的呻吟。

 狄仁杰也弯起了眉角,他抓住了元芳的那只手,然后吻了上了元芳微启的唇,在加深这个吻的时候,狄仁杰贯穿了他。按理来说应该是有些钝痛的,但元芳这时候有些晕晕乎乎地,伤口加速了血液的流动,药力发挥的更甚,元芳此刻似乎也感受不到疼痛了,取之而代的是更深邃的灼热与欲望。

 吻不知道何时停下了,就像追寻一路来初到长安时一样,那份欣喜,开心,元芳感觉自己心底那份感情装满了,已经溢出来了。有如千年不开花的铁树一夜白花盛放,秋日雁群忽地经过天空,无数砖土化为瓦砾碎石,万物毁坏又新生中,那是一切星光终结的地方,白芒覆盖着着一切。

 朝阳洒进房间里,于是长安的苏醒中,狄仁杰再次洗完澡出来时,他看见他的小耗子脸上满是满足的笑容,趴在浴桶里睡着了。

 现在那份秘密不再是一个人的秘密了,是两个人的秘密了。

评论(3)
热度(43)

© 灵”小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