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狄芳】秘密 上

这是一辆车 的头
⚠️私设上天
⚠️芳暗恋向


 李元芳知道很多秘密,作为一个密探,这是最基本的要素。

 但是元芳也有自己的一个秘密,会趁不注意的时候偷看狄仁杰。

 狄仁杰赏识他,将他带离了没有固定工作的日子。作为一个魔种,能在长安生存下去已经实属不易,所以元芳特别珍惜这份工作。

 那时候元芳还只是个随一波战乱难民涌进长安的魔种,混迹在人群间,总是拉着破旧披风的帽檐,怕被别人发现那对属于魔种的大耳朵,发现他是魔种的后裔,长安城有多排斥魔种他是知道的,大唐往北的城池正在遭受魔种大军的攻击,更别提有多少人因为魔种家破人亡,逃亡南迁,国仇家恨之下,百姓仇恨魔种也情有可原。

 “斩草除根,趁他还小,杀死这个魔种!”
 “该死的魔种,还烧了我的房子!”
 还有很多不堪入耳的语言,元芳都不愿去想。其实他们也没错。

 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从他在雪地里睁眼那一刻,他就别无选择的成为了魔种的一员,一个魔种的少年,流浪在荒原,失去了幼时的记忆,仅记得自己姓李名元芳,孤身一人。好在魔种的身体比人类的身体各方面都强上许多,一路南移逃亡,也竟活了下来。

 还好遇见了狄怀英。元芳在心中感叹道。元芳大概是会永远珍藏他们相遇时的回忆的。
 “知道太多秘密可是会付出代价的。”那个月夜,那个在树下的人对元芳如是的说道。元芳却在心底不知道有多高兴,其实啊,那并不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,元芳很早就注意到了狄仁杰。

 也许正好元芳送快递时,与之擦肩而过撞上的一双桃花眼,还有那声“抱歉”。元芳才发现自己的耳朵早已暴露。但对方并无在意地笑了笑,还帮他捡起了撞落在地的快递。很少有人会对魔种这么友善,于是元芳就记住了这个会对他笑的陌生路人,尤其当狄仁杰还是个帅哥的时候。

 后来元芳就关注起了狄仁杰,在帮别人修整屋顶的时候,也能看见狄仁杰偶尔经过路边狄仁杰,突然一个帅气的转身躲过了那个横冲直撞的酒鬼,然后帮忙扶起撞翻的小摊。元芳不由得感叹道,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呢?

 那个时候天还是很蓝,而元芳满心满眼都是狄仁杰。也许心里有了寄托,他也能在阴冷干草上很快地就睡着了,哪怕只是虚无缥缈的幻梦,哪怕只是追寻不到的月光。天知道元芳以前想着乱七八糟的争端矛盾,度过了多少不眠之夜。

 那个月夜元芳在知道他成了狄仁杰府下的一名密探后,差一点以后想绕整个长安跑一遍,想着要给狄仁杰一点好的印象,才忍住自己深井冰的举动。但是后来的某一天,狄仁杰不知道听信了谁的谗言,做了一个发型,元芳特别无语,明明他原来没有杀马特发型的时候特别帅的。

 当然这些事元芳都不会告诉狄仁杰的。
 呀,认真的狄仁杰也很帅,只要忽略他那个二的不行的发型。元芳在心底把那个二货发型师臭骂一顿以后,默默地偷看了一眼正在伏案批示公文的狄仁杰,然后带着他的暗器小包,穿过了从屋前传来的灯光,匆匆离去。

 长夜穹顶之下,星光掩盖在薄薄的云层之中,但天际仍有暗潮在涌动。临近夏日的长安,但夜晚竟如此深邃,小小的密探穿梭在屋檐柳巷之间,转入一处深巷。

 他奉命调查长安城的贵族之一许墨意。因为附近百姓报官言,每晚总有奇怪的锯木之声,噪音扰民。看上去他身型小小的少年模样,其实他已经成年了,那也就意味着他也可以独当一面了。就像狄仁杰那样。于是很多这样的任务,元芳一直都是独自一人的,更何况他习惯了独来独往。

 元芳轻伏在屋檐上,许墨意的院子暗暗的,空无一人。兴许是仆从都睡觉了吧,这样也好行事调查。元芳没有多想,他一动不动,但是竖起了他那长长的大耳朵。似有细微地霏霏之音传来,他屏住呼吸,那悦耳之音又消失了。真是奇怪。

 趁着这份空当,他回忆了一下许墨意的资料。那是一个突然兴起的贵族,今天他拿到许墨意的资料还暗暗无语了一阵,他算是想起来许墨意这个人是谁。

 当年他为了生存,打过许多份零工,发传单这事也干过。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将那份阿凌茶馆的宣传单,迅速地发给路人甲乙丙丁,很多人都是面无表情的冷漠,也不特别想要,也不是特别拒绝地就收下了。

 也遇到了很多奇怪的人。
 “你这个耳朵是什么,可以摸吗?”“大姐姐,请不要触碰。这个只是吉祥物的打扮,请不要在意。嗷!都说了别摸了!”

 但是,有一个人特别奇怪,那是一个蒙面的女子,却长的很高大,只是简单地将头发归拢绑在一起,并不像寻常女子一般梳着发髻。元芳将阿凌茶馆的宣传单递给她。

 “这个有什么用?”倒是寻常女子的声音,但语气确是干巴巴的。
 “阿姨,这个茶馆超好的,你可以来试试,有各种口味。”元芳使劲往那个人手臂处送着宣传单。但是那个女子连手都没抬起来,她斜了一眼元芳,冷哼了一句:“关我什么事?我可是许墨意的妻子。”

 碰了一鼻子灰的元芳垂着耳朵离开了,他可算是记住许墨意这个名字了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要强调这件事。所以啊,许墨意,是奇怪的人的丈夫。

 但是耷拉着脑袋的元芳并不知道,那个女子回头望了一眼元芳,眼中爆出精芒,在那面纱之下诡异的微笑,然后僵硬地将脖子转回来,扭曲了一个常人不能扭的弧度。

 那个柔软而又朦胧的声音又传来了,不知道什么乐器所奏的曲子将元芳拉回现实。他这次听清了。有莫名的悸动自心底深处奏起。他陷入了不知名的幻梦之中。

 那是元芳从没有见过的情景,在那一秒,像是经历了无数个梦境。元芳骤然惊醒,他四周张望,才发现四下无人。他慌张的动作导致了他的一枚飞镖从小包里掉出,滚下屋顶,在空灵寂静地可怕的四周发出了清脆的一声。就像石子入水的涟漪,那清脆的一声,一阵阵在他心中来回徘徊。

 那霏霏之音不知何时早已消失不见,取之而代的是空灵的寂静。就像从未有过生灵一般,元芳翻下屋檐,往回赶,但那深巷越走越陌生,越走越迷惑。元芳也仅是个少年,他匆匆地跑起来,但是却感到十分无力。

 这时候元芳踏入了一片长廊,挂着许多只灯笼,火光印着他的脸上,像是烧起来一样,他感觉到一阵脸红,心跳的悸动,像要将他吞噬,而元芳的大耳朵像是有人触碰一样,陌生的感情被挑了起来。

 元芳突然想起了狄仁杰,平时他总是从容不迫,能够解决很多难题,像这种奇怪的阵法,他肯定也能破,元芳又怎么能辜负他的信任呢?可是元芳就是止不住的想起了狄仁杰,他的桃花眼,他批改公文的认真模样,办案时的从容不迫,他那好听的声音,还有骨节分明的手。元芳偷看很多次他的样子,此时此刻不知为何都浮现在脑海。

 “怀英,怀英。”元芳低低地叫着,以保持清醒的状态,他感觉到四周像是有看不见的火在烧,越来越热,而自己的身体也越来越无力起来。突然像是绊倒了什么,腿一软,直接倒在了地上。四周的墙像漩涡一样扭曲起来,而眼神越来越朦胧的元芳,已经不能清楚的思考什么了。

 元芳意识到自己是在梦境之中时,他是感觉有人拿手抚摸着他的脸,他抓住了那只手。似有一声低低的叹息传来:“同为魔种,你怎么能与人类为伍呢?”

 那不知名的曲子又在开始奏起,有人在说喜欢着自己。而在那一瞬,他像是一个人跌跌撞撞的穿越着一条长廊,荒芜的雪原在他眼前呈现,空无一人,那一是一种来自血脉深处的孤独,难以形容。很快,元芳又像是来到了长安,只不过狄仁杰从未赏识过他。

 那一次被撞之后,狄仁杰用他那双桃花眼却不再是微笑,只是些许的嫌弃:“没想到长安竟也有魔种。”元芳张着他那琥珀色的眼睛,有些愣神。那成为狄仁杰府下密探的日子都像是一场空的打水一般,也许仅是自己的妄想。

 霎那间,元芳像是坐在万骨枯的城墙之上,尸骨纵横,一把战火蔓延开来,他脖子上的红巾飘扬在风中,元芳感受到火焰即将自己吞噬,也把自内心而起的悲伤的泪珠蒸干了,灼热的感觉在身体之外,但是却感觉自己的心被揪了一样的悲凉。

 “狄仁杰,我喜欢你啊!”

评论
热度(48)

© 灵”小歪 | Powered by LOFTER